记录
快乐
生命
梦想

从最初的热情到之前断断续续隔几个月才写一下,发现真的憋了很多话,尤其是最近。

人一闲真的会脑子里瞎想不停。去年也是暑假,开始少女怀春,一样地,是对高中同学兼朋友。

其实从这次去上海找高中同学聚餐之前、过程中以及之后,我最想见,甚至(对其他朋友不公平的想法)唯一想见的,都是他。

其实真正对他有友达以上的想法,正是去年短暂单相思那个(现在觉得眼瞎的)对象期间。可能当你对一个人很失望的时候,对比之下,同一时间在我身边的那个他,就是一个格外美好的存在吧。甚至之后完全放下眼瞎的对象以后,没有对比回忆起来点滴细节,都一直觉得格外有好感。

超有耐心教我打掼蛋的他,即使我打得极差也一直和我同家而且从来不嫌弃我的他,感觉好像什么都懂但是从来不戳破而且给别人找台阶下的高情商的他,在过马路的时候拉过我手腕让我小心车的他,感觉每一件小事都让我在心里给他加10分加到满分。

我说想去他租的房子看看,也是大大方方直接答应,虽然他不知道我心里那种微妙地喜悦。我说到在下雨没带伞,马上回我说去地铁站接我。到出口远远的看到一年未见的他,一直到站在面前,工作以后用摩丝梳起的发型,真的是在外貌协会的我心口一击。

感觉挑不出不好的地方,有趣又严肃,喜欢开车但是又把握着分寸。白净,有一点洁癖,房间里收拾得特别干净,地上铺着地毯,床上专门放了一条给客人坐的毯子。现在回想起来,都觉得为什么不趁着他在厨房里给我倒水,躺上去感受一下(病得不浅了)。

晚上吃好饭玩桌游,感觉我已经开始装作大方地偷偷去看他的眼睛,一个和他关系挺好的女生提前走,我内心居然有一点小雀跃。上海的地铁不通宵,比我提前很久散场,到地铁里他和另外一个女生去坐9号线的时候我内心很明显地涌上失落,但是还是装作很洒脱开心地挥手再见一扭头往没人的另一边走去。当他在后面喊着我小跑步过来说,算了我也坐1号线去的时候,我装作无所谓实际上心里像放起了烟花。为了满足私心还是努力装作很大方地拉他自拍,那两张照片我后面两天大概看了一百遍。

但是地铁来了要开门的时候,我以开玩笑的口气和他说,为了让女生开心,你应该说“我特地陪你坐这条线的呀”,他很迅速地回我说,你还不至于到让我为你坐这条线的程度。一瞬间真的感觉心沉了沉,刚刚吹起来的泡泡都被戳破了。

这个对话我在后面两天回想了很多遍,觉得估计是没可能了。

为什么每次终于有了喜欢的感觉,每次每次,都是一个人一头扎进单恋之中呢。

我记得和他分别的第三天晚上,梦里梦到了他,梦到追到了他,他告诉我之前不接受我的原因是觉得异地没有可能,然后在接受我的那一刻,我亲了他。真是太美好的一个梦,导致不想醒来。因为醒来以后发现果然是梦,又是淡淡的失落。

真的希望是这个理由。因为我要出国,所以他没有考虑过我。这个时候,居然之前很坚定的要留在巴塞的心,也开始动摇。因为一个人,因为无法和一个人在一起,因为无法留在这个人的城市,通过频繁的接触,增加他喜欢上我的可能性。

为什么,我会这么容易地陷入对一个人强烈的情感当中去呢?一个人投入,而他分毫不知。

每天一没事做,就满心地想他。想找他聊天,然而看着他的头像,在我的微信列表里一天天下降。

老天,希望能再快一点遇到,我喜欢的,也喜欢我的男生。

接吻,睡觉,在他的怀里醒来。

6.25

和麦粥 在上海。

真的像划愿望清单的一天,并没有刻意,但是想做的都做了。

在毛毛雨里骑着小黄车兜安福路,去拍了超可爱的大头贴,在倾盆大雨里排队买1点点然后进便利店里喝着修照片。

和喜欢的朋友在一起,哪怕无所事事也很开心不是吗~

时间过得太快,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在巴塞跨年,一晃半年,白驹过隙。

麦粥现在也开始烦恼工作的事,相比之下延毕的我反倒是混日子的样子。每次朋友们都说我充满正能量,其实时不时(尽管很短暂地)思考,会知道,是因为自己喜欢逃避,才不停地自我安慰+安慰别人吧。

有时候觉得自己想得太少,做得太少,才导致走得这么义无反顾。因为没有思考过第二条路,所以根本不敢回头,连后悔都没有资格吧。


好久不写lofter不知道把明明心里明明白白的事打出来会不会带来一点改变
这该死的拖延懒癌
完全不想做作业
已经从拖到最后一秒到过了deafline两天还没开始写
写邮件找借口和老师要求延期
在家里还假装已经交了作业
我这是怎么了

提前翘课去看电影,结果catalunya那里又是大规模游行,声势浩大很是壮观,到处封路导致错过了Logan开头10分钟。
大部分时间都在笑和捂眼睛,我的教授离开的时候和laura把墓上的十字架摆成X的时候流了两滴泪。
散场以后发现一对室友居然和我看了同一场,回家了以后在楼下等电梯又遇到另一个室友看完球赛回来。听完她的描述觉得巴塞真的厉害,作为一个皇马(伪)球迷其实我真觉得皇马是一直运气好..
What a night.

好久好久好久没碰lofter了。
过了极其作死极其摧毁意志的一周。
今天五点起床继续赶作业八点多出门坐小火车去学校,交完之后,终于开始迎接不一样的自己了。

Nocturnal Animals
很久没写lofter了,但是过的很充实。
2017年的第一部电影:夜行动物。
很好看。
打车回来等室友抽好烟上楼,冲澡躺到床上,已经一点多。
andré说改天也去看,所以留到他看完再一起讨论。
先简短记一下观后感:
不愧Tom Ford,那种暴力又悲伤的美感。
很喜欢里面的配乐。
alternative universe。
revenge。
对realistic和romantic的选择。
Wrinting is the only way to keep the things alive, things that ultimately will die.
我个人觉得,这本书,是andrew对她真正的告别。他不会忘记,但是她对于他来说,如同他们的孩子,切切实实的死去了。

看了《春娇与志明》

第一个通宵,一个超drama的夜晚。

想起了几年前在QQ空间和微博会出现在首页的那种“1-10哪些事你没有做过”,一直到今年夏天,我有许多在haven't done list上。

又看到说,那些天天泡club看上去生活超级丰富的人并不值得羡慕,因为那些能静下心来做到天天泡图书馆的人才是真真有毅力的人。

但是现在的我,不,是我一直向往的,都是充满灯光阳光色彩和疯狂的生活。从来没有喜欢过学习的我,觉得一些人眼中的“坏学生”所过的,才是青春啊。是我没有过的青春。

就像现在,我在过的生活。我很珍惜的生活。

前天晚上,在Eleonora回意大利之前大家下课以后一起去她家。一起吃东西,喝酒,聊天,玩游戏。

他们时不时去小阳台上抽烟,我无聊,所以看见Eloy卷烟就想学,结果他问我要抽吗,我想想就答应了,大家超惊讶的哈哈哈~然后我笨手笨脚的也卷不好烟,然后Eloy就把他卷的给我了。我们去阳台抽,刚下过雨的巴塞刮着风很冷,我试了好几下才把烟点燃。我尝试学着吧烟吸到里头,结果辣得我咳个不停(我觉得这是导致第二天到现在我嗓子都疼,而且出现感冒症状的原因)。男士烟草真的很强烈,而且吸到肺里的那种感觉,总觉得咳出去了身体里还残留着尼古丁。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喝醉什么感觉,但是很肯定的是,抽完这种比较烈的烟,给我的感觉就是头晕+兴奋。感觉刚从阳台回客厅的时候走路都有点飘。我进去之后上了个厕所然后去卫生间涂口红,Eloy还跑过来问我感觉还好吗。一开始几个月我都不和他讲话,因为听不懂+害怕,但是现在觉得他好暖哦~

本来喝着酒玩着游戏聊天,然后Eloy讲了他做的一个噩梦,梦里他出了家门,他很恐慌的喊着妈妈,近在咫尺但是摸不到。然后过了一会儿Marina开始哭,停不下来,我们赶紧去安慰她,然后她就说很久没喝酒了,觉得很幸福所以哭了...然后真的哭了好久,大家轮流安慰她,Álvaro搂着她说话还亲了她的侧脸(这个时候突然觉得自己这么汉子,根本不会有别人搂着我亲我侧脸的那种时候啊(哭(又不软妹但是又不能随便打闹的无趣的我。

我的荷尔蒙需要平衡一下。

反正男生们也都喝高了,突然跑阳台上不让女生出去,说要聊天。结果Javi进来的时候在系裤带(???)然后后来他们才说在阳台上(6楼)朝下面尿尿了...然后正好路过一个警察😂然后像一群高中男生一样一边回味一边大笑笑了好久XD

我本来让Álvaro把朗姆酒一口闷的,结果他反问让我一口闷,递给我中间那个淡色的杯子,我一口闷了他没喝掉。结果我问他才知道我喝的是纯朗姆酒 ...觉得自己的酒量真是深不可测,感觉所有人里只有我完全清醒...

反正两点多出门去discoteca,感觉几个男生吵吵闹闹的已经兴奋了。到Apolo排队的时候,平时不怎么和我说话的Álvaro居然摸了我脖子上的choker然后问我问题主动和我聊天真是让我受宠若惊(其实这时候就应该意识到他醉了... )总之后来就戏剧了,买了票进去寄大衣到时候,有三个人说他们不寄衣服就插过去,Alvaro不乐意,然后一分钟之内迅速地变成了拉拉扯扯推推搡搡的情况,然后就被保安推出去了...Eloy也生气,就跟着他出去了,然后Javi说让我们先进去,他出去看看情况...然后我们在拐角等他们很久,最后好不容易看到就是Eloy在Javi怀里似乎在哭...总之最后他们都没进来,我们四个女生进去跳了会儿,五点钟关门就各自回去了。

discoteca里面,印象最深的除了人多挤,暗,激光闪烁,就是一开始有个戴眼镜的小哥似乎在我们旁边,我真的无法做到目光直视,然后Eleonora突然开始笑,把那个小哥抓过来放到我手里??? 但他太内向了都不和我搭话,不像后来比他丑的男生都会凑我脸上来搭话...总之后来就分开来了。唯一可惜的点?

总之记录一下第一次吧。


[ser una persona más interesante]
1- En China para los estudiantes universitarios hay un examen de nivel del inglés, y se han cometido muchos errores interesantes.
funeral --- dead party
emperador --- god, the boss of
palacio imperial --- King house